VIP专线: 0755-2955 6666
  • 刹那间,朋友圈刮起“我的十八岁”旋风,十八来的太快,像龙卷风。转眼件最后一批90后,已经成年,大多数80后已经为人父,为人母。但是伴随我们成长的动画片你会记得几部?雨桥君为您准备了一份属于8090童年的动画清单,重温一下那些年一放学飞奔着跑回家,守在电视机前的童年,跟现在的小朋友拿着Ipad,手机就能看的任何想看的动画片,那些记忆却显得更加弥足珍贵。10.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大手牵小手,走路不怕滑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我有大头动画片主角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和围裙妈妈组成的一个平凡的三口之家,他们是中国现代家庭教育典型的缩影。这是一个普通而又平凡的家庭,大头儿子在快乐中渐渐成长。你的身边有没有被称为“大头”的朋友呢?还是你就是那个叫大头的人。9.蜡笔小新老师:现在上急救课,先做口对口人工呼吸,这样重复做,会怎样?小新:有人会告你性骚扰。老师:现在上急救课,有人受伤,第一步要怎么做?小新:我知道,问他要不要器官捐赠?小新:有酱油卖吗?鱼铺老板:没有。小新:有芥末卖吗?鱼铺老板:没有。小新:什么都没有还敢开店?小新和很多5岁的孩子一样,当自己的愿望得不到满足的时候,会嘟起嘴然后默默的转过身去画圈圈,然后让妈妈感到愧疚,然后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也会喜欢动感超人到爆,任何动感超人的英雄气概都会影响到这个小孩子,包括标志性的“哈~~哈~~哈~~~~~”。为了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形象可以做任何事情;他也会开心的拿到自己的压岁钱,然后珍藏到自己的内裤里面,然后和正南两个人开心的带着压岁钱去玩具店买自己想要的东西,结果自己什么也没买,然后睡觉的时候把压岁钱方方正正的摆在床头,晚上做着甜蜜的梦。8.数码宝贝数码兽在日本公映的1999年,或是第一次现身于中国大陆的2000年正值我们这群孩子与主角相仿的年纪。架空异世界,非人类生物,神秘仪器,战队,友情,冒险,梦想。正如数码兽驯兽师展现出的那样,一个衣食无忧的、充满好奇的孩子,以稚嫩的幻想创造了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世界观摇摇欲坠缺乏硬理论的支撑。进化体系BUG迭出世界观伪SF气息甚浓。这个世界的法则很简单。离开总有重逢,正义战胜邪恶,友情一旦托付就亘古不变。但孩子,是逻辑和世俗的绝缘体。只要能以这样的空想,表达出我们的天真,我们的爱,我们的小坚持便好。7.蓝猫淘气三千问星星眨着眼月儿画问号彗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彩虹在微笑时光在飞逝生命知多...

  • 日本动漫产业十分发达,一直都是中国动漫产业的标杆,拥有内容丰富、产业发达、全球市场占有率高优势,素有“动漫王国”之称,是世界上最大的动漫制作和输出国。据说全球播放的动漫作品有6成以上出自日本,很多动漫形象成为各国观众耳熟能详的人物。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动漫大国,也存在后继无人、品质下降问题。最近几年中日合拍了不少动画作品,相继扑街,口碑都很差,才让人意识到原来日本动画制作也并不是完美无缺,和日本神户钢一样,有过度神话的现象。作为追随者,国内公司在与日本动画制作方合作时,中方公司对日方团队的把控经验不足。日方制作团队经常不回邮件、甩锅、不愿意修改,让中日动画合作颇多不顺,也难以产生比较优良的作品。这种工作态度,让国内公司失望。原本是抱着虚心的学习态度建立合作关系,如今暴露出种种问题,日本动画“匠人精神”破灭。除了中日合作出现这些问题,日本本土动画制作也出现了质量同质化、内容偏宅腐、续集偏多、原创力下降问题。部分画工不仅懒惰,还经常抱怨工资。2015年,庵野秀明曾经就说过,日本动画五年内要完蛋,随后他又表示这是句玩笑话。不过,从发展趋势来看,日本动画传统制作模式危机四伏。90年代日本动漫崛起之时,采用的是制作委员会模式。因动漫制作需要投入大量人力、资金资源,投资风险高,一般是由DVD商家、玩具商、出版社联合投资、分摊风险。这种制作模式一直延续到现在,有20多年了。这样作为投资方,制作委员会拿走大部分利益分配,大多数制作者分到只是固定的制作委托费,所以工资很长时间都是固定的。制作委员会既想少花钱又想多拍片,新人工资低,但是技术水平不过关,制作效率也受影响。这种看似难以解决的局面,近些年也有转机。一些外国资本进入日本动漫界,冲击了原有的制作模式,打破了固有结构。美国Netflix进军日本市场后购买了包括《进击的巨人》、《死亡笔记》、《钢之炼金术师》等版权,2016年播放了动画电影《人造人009争议召唤》,2017年拍摄《恶魔人》TV版。中国一些动漫企业也大量购买作品版权,或者对日本动画直接投资。有钱任性的投资人,肯付更多的钱给制作方。除了找新的投资方,还有一种途径也可以实现动画制作,那就是众筹。2016年在日本比较火的《在这个世界的角落》,就是一部靠粉丝众筹拍出来的动画电影,电影片尾感谢名单有两千多人。这些参与众筹的投资,只需要制作人员的感谢与众筹时允诺的光盘等礼品,并不分享票...